筆趣閣5200 > 玄幻小說 > 艷煞他 > 59.第五十九章
    采用防盜模式,顯示重復章,本由晉江學城首發,請支持正!一晃年。

    女帝執政年,并下大改革令,操練將士,重割土地,降低賦稅,徹查貪吏,掀起腥風血雨。隨后,王朝走向鼎盛,而女帝一邊下令治國,一邊倦于上朝,反而誕于享樂。

    攝政王大權逐步瓦解,帝權得以鞏固,朝涌現一批治世能臣。

    年后,女帝自稱“抱恙”,著令在家休養的前攝政王成親王輔政。

    成親王連夜入宮覲見,女帝閉門不見,僵持良久,成王自跪于階下請命。

    清秋閣里,半透明的紗幔垂在池子周圍,月光流瀉,穿越雪帳,反射了鏡子的光。

    水池邊的玉臺上,兩個女子正在赤腳跳舞。

    艷舞妖嬈,女子在笑,裙衫帶起香風陣陣,雪肩微滑。

    一人金絲鑲紅裙擺,長發以鎏金簪子斜束。

    一人雪色長裙羽扇,眉心朱砂痣清麗脫俗。

    一妖一仙似的。

    一行行宮人提宮燈,遙遙佇立在閣外抄游廊里,肅穆無聲。

    池子前、屏風旁、長案后,一個雕花楠木貴妃榻橫在那處,一人斜倚在榻上,邊看邊喝茶。

    妖精似的女子腳底一滑,就倒入男子的懷里,男子端著酒杯的微微一讓,卻被女子一把勾住脖子。

    沉玉伸出指把懷女子的下巴一勾,道:“有長進!

    女子輕笑,蜷起腿,輕輕踢他肘,道:“你放肆!

    沉玉抓住女子腳踝,她輕輕一掙,起身一旋,便坐在了他身邊披著狐皮的太師椅。

    時隔年,華儀的容顏已脫去了青澀之感,一雙秋水剪眸天生氤氳,更比那天姿國色,勝上分。

    年前,不肯大辦及笄禮的女帝還是向滿朝臣子妥協了,她穿著厚重繁復的帝王禮服,一步步行過大禮,并又攝政王牽引著走向高臺,昭告天下執掌政權。

    可是她只乖巧了一天。

    隨后,正式握大權的女帝卻在宮殿里喝酒跳舞,夜夜笙歌。

    年來,女帝少有上朝之時,一心玩樂,荒唐肆意,并養面首無數,風流之名遍揚天下,滿朝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說她有失帝王之責,卻善用能人,改革雷厲風行;說她心懷百姓,哪有整天被拖著去上朝,還甩臉色給滿朝武看的皇帝?

    雖此間太平盛世,倒也還無甚大事,大臣們腹誹歸腹誹,也無一人敢冒著被花瓶砸腦袋的風險上諫,也就隨她去了。

    此外,沉玉苦練武藝年,已被直擢為帝王暗衛指揮使。

    這個原本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卑賤少年,日夜陪在女帝身邊,比滿朝大臣更加熟悉女帝的秉性,并忽然一鳴驚人,出現在天下人的視野。

    他生得好看,酸腐人偶爾也斥他“以色侍人”,可后來,上到一品大員,下到宮女太監,都不得不對沉玉小心討好,以通過他接觸到女帝,同時,他們也心驚的發現,沉玉在女帝心的地位之高。

    仙女似的姑娘見華儀已停下,也停了步伐,垂袖立在原地,屈膝柔柔一禮。

    華儀美目一轉,看向她道:“這回不錯,你就留在朕這里罷!

    女子微笑道:“環姬謝過陛下!

    沉玉抬起眼,冷淡地掃了一眼環姬,又抬起茶盞低飲一口。

    華儀抬了抬,環姬意會,悄悄挪步退下。

    清秋閣里此刻只剩下兩人,華儀放松了身子,懶洋洋地窩入狐皮里,興致缺缺道:“真無聊!

    沉玉笑道:“陛下,御書房的奏折又堆滿了!

    華儀拿過長案上的蘋果,咬了一口,兩頰鼓囊囊的,含糊道:“朕愛批不批,也由得你提醒?”

    沉玉抬拿下她嘴上叼的蘋果,溫聲道:“只要陛下高興就好!

    華儀挑起眼角,斜斜覷他一眼。

    好放肆啊他。

    這年來,沉玉當真是越發得寸進尺,嘴上掛著她開心就好,實際上回回又自有主張。

    譬如摘她叼的蘋果,摘得真是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華儀捻起桌案上的冰葡萄,漫不經心地剝起葡萄來,以鮮紅花汁制成的蔻丹如雪上點染的朵朵紅梅,襯得那剝葡萄的一雙白皙修長。

    嬌軀軟若無骨,貝齒輕咬葡萄,汁水溢出紅唇,沿著下巴滴到鎖骨上,暈到紅裙上。

    沉玉看完全程,自然也知華儀吃葡萄時眼風掠得極遠,那上挑的眼角勾人無限,眉心朱砂妖嬈,分明是看著他的。

    似挑釁,似勾引。

    沉玉忽然起身,臂繞過她的細腰和膝彎,將她打橫抱了起來。

    華儀叫也不叫,將身子縮了縮,放松地靠在他的胸前。

    他抱著她,緩步穿過紅綃簾,繞過白玉山水潑墨屏風,遠離玉臺清池,走近清秋閣內另設的紫檀木制成的蟠龍御榻。

    金貔貅緩緩吞吐著昂貴的西域進貢香料,燭火跳動,煙光渺渺,那暗香沾染上衣袂,又被溜進來的夜風攪散。

    華儀聞著他衣襟上淺淡的香

    親,本章未完,還有下一頁哦^0^
天天捕鱼电玩版深海捕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