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5200 > 玄幻小說 > 艷煞他 > 55.第五十五章
    隨后不久,道關于皇室宗親的圣旨陸續下達,如石擊湖面,激起萬丈狂瀾。

    兩道圣旨貶謫親王,回收其權利,女帝顧念親情,并不懲處,但是處罰的段不可謂不嚴厲。

    最后一道圣旨則是冊封汴陵郡王為楚親王,并將御史李榮秋長女賜予楚王為妃,李榮秋為官清廉正直,與朝勢力糾纏不深,其女也是個溫柔賢淑的女子,華儀放心這一家人,也算盡量為華湛尋了一門好親事。

    將來……縱他不喜那姑娘,與她相敬如賓、安穩度日也是夠了。

    后來,禮部籌備多日,便給楚王行了冊封禮,并擇吉日安排親王迎娶王妃事宜。同時,楚王開始在朝包攬部分職能,二王逐漸落沒,楚王倒也聰穎,才做了幾日,政事上便越發得心應,之事做得有條不紊,不落窠臼。

    華儀將此事看在眼里,當下倒是放心了大半,也不曾多說什么。

    此外,自打衛陟被罰在府面壁思過之后,朝便屢屢遞交折子上去,意在為衛大將軍求情。

    華儀心煩意亂,武百官在給衛陟一個臺階下,偏生衛陟自己不爭氣,死活不肯認錯服軟,唯一一次拖人入宮帶話給女帝,竟然還是那么幾句。華儀將求情的折子一一駁回,冷笑須臾,也就由得衛陟在他的大將軍府里安閑度日。

    剛剛得了女帝命令的宦官將折子撤下,隨后真兒奉上茶來,華儀抬起茶盞微抿一口,抬頭看著日邊明晃晃的陽光,淡淡瞇了瞇眼。

    她低飲一口,復又淡抿一下,眉梢輕抬,眸光晃了過來,“今日的茶倒是甜的!

    真兒淺淺一笑,輕聲道:“奴婢看陛下近日沒有胃口,今日特地從內務府要了蜂蜜,和了冷藏的杏花花瓣,入茶烹煮,有消火清肺之效,是以喝來微甜!

    倒是個心細巧的。

    這丫頭……在她如今看來,是越來越順心了。

    華儀又喝了幾口,心底煩亂之氣漸漸被撫平,淡淡贊賞道:“做得不錯!

    “是奴婢的本分!闭鎯旱皖^屈膝一禮,將端茶的拖盤收了下去,低頭候在一邊。

    是時西風帶著一絲寒意襲來,吹得華儀襟前淡紅系帶在空亂揚,雪色貂毛的披風也隨之擺動,華儀抬袖掩面,不讓風刮蹭到臉頰。

    身后有人給她攏了攏披風,溫聲道:“外面冷,還是進去吧!

    華儀此刻正身處定坤宮內的小院落間,原本的說辭是坐著賞賞雪景,順便在趁著陽光在院落里批閱奏折,可還沒多久,這風是越發肆虐了。

    沉玉在暖閣內看書看到一半,便披衣起身,要把小姑娘帶進去。

    華儀順勢往后一躺,窩進沉玉的懷里,懶洋洋地闔上眼。

    沉玉輕捏她鼻尖,低笑,嗓音低沉,“這是要讓我抱進去?”

    她身子不動,眼睛輕開了一條縫,笑意微露,連帶著眼尾也跟著往上翹了一分,姿態神情卻越發懶散,像只春困的貓,真是打定主意賴他懷里了。

    一條臂橫過她的腰肢,將她打橫抱了起來。

    她輕輕笑了笑,把頭埋進他的懷里,沉玉站直了身子,對一邊的宮人吩咐道:“出去候著,無傳喚不得打擾!币贿厡⑷A儀抱了進去。

    頭頂光線陡然黯了下來,淺淡的熏香盈在空氣,兩人的呼吸聲清淺可見。

    華儀被他放在軟塌上,他正要起身,卻被她伸攬住了脖頸,臂用力一彎,將他往下一勾,朱唇輕啟,在他耳側輕輕道:“怎么?不愿意要我?”

    他眸底火光一躍,大掌立即握緊她的腰肢,將她身子狠狠揉了揉,指自上往下滑,透著軟料,將她光滑玉肌磨得發痛發癢,她被他揉得低喘,身子在他的撩撥下漸漸融化成水,長睫一落,貝齒輕輕嵌入下唇。

    他另一只捏住她下頜,讓她隨他的力道慢慢張開檀口,他低頭,薄唇在她的唇瓣上碾墨一刻,隨即深深地吻了進去,舌尖掠奪她剩下的所有的空氣,將她所有的香甜咽入腹。

    她低哼,不自覺插入他的發里,輕闔的睫毛扇了扇,輕輕睜開看著他。

    心魂顫動,他在親她,她在迎合。

    恨不得將他拆之入腹。

    與他一起,就是這般高興,沒有綱常倫理,沒有責任道義,沒有黎民百姓。

    有的只有她與他。

    她眉眼專注,神色溫柔,身子也是柔弱無骨的,他愛慘了她這模樣,一邊低頭品嘗著著懷里的小姑娘,上動作越發不老實,身子騰起火熱之感來,將她身上披風卸下,一點點扯開她身上的衣襟,撩開她的裙擺,掌已將她臂從身上拉了下來,就要壓在身后,任他采擷……

    她長睫下水霧蒙蒙,伸輕推他,偏頭笑道:“親一下便算了,旁的事情還是罷了!

    他微扯薄唇,涼涼一笑,“勾引完了便要跑?想的未免也太美好了!

    說完,也不聽她驚呼,將她抱起扔至床榻上,她在床上滾了一圈,原本被他解開的衣物就徹徹底底地被卷走,她臉色微紅,玉體還未來得及蜷起,就被他摁在床上,低頭銜住柔軟。

 

    親,本章未完,還有下一頁哦^0^
天天捕鱼电玩版深海捕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