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5200 > 玄幻小說 > 艷煞他 > 45.第四十五章
    沉玉是個什么樣的人?

    華儀攏袖站在鳳昭宮正殿的雕花窗前,美目里盛著盈盈月光,晶瑩寥落。

    真兒還在老老實實說著:“……不過大人性情似乎有些孤高,也從來不與我們這些奴婢多說什么,只是有時候,若有人犯錯了,他便會狠狠處罰,段……實在頗狠,旁的人看了,也只是更加畏懼他了……”

    華儀淡淡“嗯”了一聲,說道:“原來早在那么久之前,朕就忽略了他的另一面!

    真兒躊躇了一下,小聲道:“可是,奴婢雖然不知朝政之事,也才來伺候半年,卻覺得,大人對陛下是真的……很在意!

    華儀略一挑眉,半哂道:“怎么說?”

    “奴婢還記得有一回,陛下晚上不肯用膳,晚膳傳了又退回去,大人親自吩咐了陛下喜歡的口味,讓御膳房變著花樣給陛下熬粥,前前后后拖了一個時辰……”真兒回憶著,杏目閃著羨慕的光,又補充道:“還有!陛下風寒纏身的時候,陛下的藥都是大人親自熬的,從不假于人……還有陛下睡著的時候,大人都讓我們把早晨殿外的鳥兒趕走,免得讓鳥叫聲吵了陛下……總之,奴婢從未見過,一個人居然可以對另一個人那般照顧……”

    是嗎?

    華儀竟不知作何表情,只淡淡看著窗外夜景。

    她眼溫柔的沉玉,在他們眼是疏離冷酷的。

    待她看清他不折段的那一面,又有人來告訴他,他是如何如何地愛她。

    他對她的數年來的悉心照顧,小到吃穿用度,她知道的,不知道的,無一不是他灌注的心血。

    他心知肚明,她也心知他的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因為心知肚明,所以她才敢以性命威脅他妥協。

    結果是,她賭對了。

    贏在此處,又輸在了此處。

    把他關進獄的是她,自言要親自處置的是她,遲遲不肯下令的也是她。

    他們兩人,前世今生,當真是一算不清的賬。

    華儀垂下雙袖,指尖摩挲著扳指的紋路,斂目淡道:“回去罷!

    真兒低聲應了一聲,忙重新打著燈籠照路。

    天色蒙蒙時,常公公帶著一干宮人入殿侍奉女帝起床,便見華儀早已起身,披著狐裘,正在埋頭批閱奏折。

    御案上高高堆起一摞新批改好的奏折,一看便知女帝夜里未眠。

    常公公一時啞然,心底嘆息,招呼人上前,彎腰低聲道:“陛下,該上朝了!

    華儀擱下朱,解開大氅系帶起身,廣袖垂落,展臂任由宮人伺候她換上朝服。

    宮女們小心翼翼地展開龍袍,上前圍住華儀。

    帝王朝服穿得十分繁瑣,華儀低眼看著半跪下為她整理褲腳的宮女,目光似沉似冷。

    忽地就想起那么多日以來,她的每次更衣都是沉玉親自動,他的動作溫柔,偶爾會親她一下。

    替她整理褲腳時,她一貫坐在床沿上,笑鬧著不肯配合,將小腳抵在他的胸前,他抬握住她的腳踝,抬眼淡淡道:“陛下當真要和我鬧?”

    他的語氣素來不輕不重,她被他一瞧,想到此人花樣甚多,也將有些不穩重的心性收斂了些許,不敢再刻意撩撥。

    其實很多這樣的瞬間,她習慣了便視作理所當然,想著這一世她不讓他入朝為官便好,以為可以如此一生一世,可偏偏在此時,她就總是克制不住,不斷地回憶起舊事來。

    本篤定著自己是對的,可是一回憶沉玉溫柔無奈的笑意,半含笑意的雙眼,自己又忍不住恍惚起來。

    樹倒猢猻散,墻倒眾人推。

    早朝開始后,武百官之,成保持緘默,二成作壁上觀,余下五成陳詞慷慨,在處理完那些個別協助沉玉犯上作亂的亂臣后,皆直言應早些賜死沉玉,或嚴刑逼供,逼其親自出面平定將士嘩變。

    至于蕭太尉,也應早些抄家流放,誅其九族,否則不足以立威,讓天下人白白笑話帝王軟弱無能。

    華儀避而不答,百官逼得狠了,才口氣極冷地以“此事不宜草率”為由擱置不談。

    她敢推行新政,對藩王下,曾經查貪腐之案也曾殺了不少大臣,自然不是因為軟弱才回避。

    個原因,有些人大抵明白,暗暗心驚女帝竟然到了此時還不肯斬草除根,簡直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不過,沉玉在這些權貴世族眼底,只要還有一口氣,就是大患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,不能不死。

    華儀坐在高高的御座上,玄袍上的金線隨著柔軟的衣料,從膝頭上迤邐而下,長發落在頸邊,透過冠冕,冷顏看著下面的人。

    衛陟站在下方抬了抬頭,臉色暗了一寸,臉色有些冰冷僵硬。

    帝位岌岌可危,她居然還念著那人!

    沉玉有什么好的,讓她掛心至此?

    她遲遲不肯殺他,那又如何呢?

    只要她還是一個圣明的君主,甚至無須君主的命令,沉玉都會死得順理成章。

    華湛站在下首,

    親,本章未完,還有下一頁哦^0^
天天捕鱼电玩版深海捕鱼